../../img/banner_top.jpg
首页 > 校友风采 > 正文

赤水河畔国酒魂——— 记校友季克良

发布日期:2017-11-16 来源:社会资源处

季克良,无锡轻工业学院(现江南大学)发酵专业64届毕业生,现任中国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名誉董事长。曾任贵州省政协常委、省人大代表与省党代表,曾任全国第十一届人大代表,曾任中共全国十五大、十六大、十八大党代表。他主持制定的《贵州茅台酒标准》填补了国家酱香型白酒技术标准的空白,主持研制的33%(V/V)、38%(V/V)、43%(V/V)贵州茅台酒。贵州茅台酒深受广大消费者欢迎,取得了很好的经济效益。1915年、1930年、1950年、1980年53%(V/V)贵州茅台酒多次获得国际金奖。1994年在纪念巴拿马万国博览会80周年国际名酒品评会上,茅台荣获国际特别金奖第一名,牢固地确立了世界名酒的地位。企业1991年被国务院评为国家一级企业,1993年被评为全国优秀企业。1991年他被国务院授予“享受政府津贴的高级知识分子”称号,1992年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1994年获“中国食品工业优秀企业家”等荣誉。在2004年召开的建国以来第一次全国职业经理人大会上,季克良与海尔集团总裁张瑞敏、三九集团总裁赵新先等10位著名企业老总被评为“中国十大功勋企业家”。2004年被国际水资源保护组织(IFPO)授予“水资源保护杰出贡献个人成就奖”。2007年获袁宝华企业管理金奖。2015年被国际食品安全协会授予食品安全终生成就奖。

提起季克良这个名字,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而说起茅台,连老外都会竖起大拇指赞一声:“好酒!”。国酒茅台已在人们心中立起了一座酒的丰碑。季克良,我校发酵专业64届校友,正是茅台集团的掌舵人。

1963年,茅台酒的质量出现波动,引起了轻工部的重视,也引起了周总理的关注。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1964年,25岁的季克良携夫人徐嫈(后改为英),作为轻工部从无锡轻院发酵专业选拔的高材生来到了祖国大西南的贵州茅台。

出生于东海之滨的南通,就读于杏花烟雨的江南,带着理想来到了红军曾经战斗过的赤水河畔。季克良回忆起当年到茅台报到时的情景:“现在茅台到贵阳只需四个小时,可当年的交通很不方便,从贵阳经遵义去茅台镇坐汽车要走四天,从茅台镇到酒厂还得走四里多路。”初到茅台,季克良心中更多的是沉重:“当时四面环山的茅台很荒凉,生活条件很差,人很少,厂房破旧,酒厂正处于低谷时期,产量只有200多吨,亏损80多万。”年轻的季克良从技术员干起,把茅台酒的每一个生产环节、工艺细节都摸熟吃透。51年来,奔流的赤水河记录着他和茅台人呕心沥血、同舟共济、开拓拼搏的足迹,当年的年轻人如今已是白发苍苍。

“茅台酒何不搞它一万吨!”想起当年毛主席说过的这句话,季克良难捺心中的激动。他说,“我这一辈子都是为了实现毛主席、周总理的遗愿”。回想起来,刚到茅台时年产量仅200多吨,1975年年产量也只是600多吨,1983年他厂长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上马茅台酒扩建工程。20年过去,2003年茅台酒产量终于突破一万吨大关,完成了毛主席当年的心愿。现在,茅台集团已由60年代的300多名员工发展为现在(2017年)的近三万人,从当年亏损80多万到现在(2017年)的赢利300多亿,总资产600多亿元。茅台股票于2001年成功上市。而这一切,是在全力保证国酒质量的前提下,是在全国酒业竞争风起云涌、全国白酒市场整体下滑的形势下做到的。这是何等的艰难,成功又是何等的可贵。

回首自己的创业历程,季克良说,真正的考验是在1998年。那一年,他出任茅台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总工程师,恰逢亚洲金融危机和震动全国的“山西假酒案”,茅台酒厂的生产经营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用季克良自己的话说,是“门可罗雀”。在这样困难的时期季克良挑起了企业一把手的重担,在“我爱茅台,为国争光”的企业精神鼓舞下,在领导班子、干部员工的齐心协力下,最终带领企业走出了困境。茅台人打心眼里钦佩爱戴着这位来自江南的老总,形容他有“杏花烟雨风骨,乌蒙磅礴气势”。

在已经取得的辉煌成就面前季克良并没有沉醉,他的心中已经有了更宏伟的目标。他告诉记者,茅台酒新的一万吨扩建工程已于去年年底启动,争取在7-10年内使茅台酒的销售收入达到100亿!到2011年,茅台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税金、上交税金、市值、股价、品牌价值均为全国第一。主营业务收入超过了科沃克白兰地厂的总和,上交税金和苏格兰威士忌100多个厂上交的总和持平。

在季克良心中,母校老师们的音容笑貌还宛在眼前。他仔细回忆着:“教葡萄酒的朱宝镛老师知识渊博,檀耀辉老师讲课认真细致,还有教微生物遗传学的丁耀坤老师,我的毕业论文就是在他的指导下做的……”对母校现在的发展,季克良用“兴奋、激动”来表达自己的心情,母校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漂亮,他衷心地祝愿母校办得越来越好。

季克良说,过去茅台比较偏僻落后,交通不方便,80年代前几乎没有大学生愿意去,这些年茅台发展很快,愿意来茅台的大学生越来越多,这两年就进了100多个本科生。“人们总说现在的年轻大学生没有以前那么勤快,肯钻研,我看不是这样。现在一些年轻人已经超过了我们。” 作为60年代的大学生,季克良对年轻一代大学生的评价是“后生可畏”。他说,现在的大学生知识面宽,掌握新东西多,而且厂里相当一部分年轻人在敬业、刻苦钻研方面并不亚于自己当年那批大学生。季克良说:“看到这些我总是很高兴,很感动。我对他们说,结婚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我要来参加你们的婚礼!”他还想对现在的大学生们说,要注意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另外,不管做什么事都要持之以恒,要真正做一番事业,要有毅力。他说,除他之外,现在还没有母校毕业生去茅台,希望今后有更多江南大学的毕业生在茅台建功立业。

一个企业家炽热的爱国情怀,一个校友浓浓的桃李深情,和对后辈们殷殷的嘱托,季克良校友正是这样一位有才华、富胆识的“天下江南人”。